欢迎光临~清可园紫砂
  咨询电话:0510-87491302

艺海随想

砂陶翰墨香

——文人墨客对宜兴紫砂的影响
                                                          
        钟灵毓秀的江南宜兴,出产一种色泽朴雅、滋润如玉的紫砂土。历代紫砂人以自己的聪敏才智,勤劳双手,创作出方匪一式、圆不一相的紫砂壶,并在历代文人墨客的影响和参与下,使紫砂茶具成为一种具有极欣赏价值的艺术品,文人墨客把宜兴紫砂提炼到具有美学的境界。文人墨客对宜兴紫砂,特别是紫砂茶具的品位提升起着举足轻的作用。从紫砂的发展历史,我们可以看出,文人墨客对紫砂的影响可分为三个阶段、三种形式:


 第一阶段,文人墨客影响了紫砂壶的造型。
        对宜兴紫砂了解的人都知道紫砂初创于北宋,宜兴陶人在发现了紫砂土以后,就开始用这种特殊的陶工制作一些如注水器、茶器之类的,而且不需上釉,这些器皿大都尚处在粗放的日用品范畴之内。直到明代中后期,随着饮茶习俗的改变,人们对茶具的要求越来越高。万历年间的紫砂巨匠时大彬,开始与当时的文人墨客有较多的交往。在这个交流交往的过程中,时大彬受他们影响,对紫砂茶具的造型开始真正走向上了艺术化、文化人化的道路。
       晚明的上层建筑以孔门后学为主流,或尊朱,或尊王。清为了拉拢汉族士族也摆出尊儒的姿态,所以在紫砂发展勃兴的关键时期,上层建筑的审美都接近一致,这是历史的偶然,也是紫砂的幸运。那么就有几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本篇文字也主要是要讨论紫砂器与文人相结合的三个阶段以及由此衍生的三种基本形式。
       供春一代名手,堪称草创宗师,地位尊崇。后继有四大家,各有所长。传言供春有一徒,全部技艺熙以授之,这就是四大家之一时朋之子时大彬。无论是否传言属实,时大彬都毫无疑问接过了供春一代妙手的衣钵。这样的时大彬,其作品人称砂粗质古肌理匀,早年也局限于模仿供春,尚质尚朴。然而质胜文则野,名流高士们,遑论在朝如四王在野如四僧,讲求自在飘逸,超凡的同时也入世。名工时大彬受到关注,他逐渐和巨商大贾有交流,远近都广泛传播他的声名。等到他东游太仓和名士们深入交流,一切都顺利成章了。娄东派王时敏其时引领明清交际之画坛,丹青器格浑然无缺,又是率先开门的地方望族,受到了清廷的礼遇,堪称时代风潮的引领者。王世贞后七子之首,主盟一代文坛凡二十年。尤其是陈继儒眉公指出,壶宜小不宜大,无异于当头棒喝,使时大彬振聋发聩,也就此开启了紫砂壶新的纪元。大彬本是极有天分的人,此后风格大变,不再一味仿供春尚朴尚大。文人的审美和趣味,第一次深刻影响了紫砂壶的成型。
        时大彬本因行文不佳而怯于落笔,早年每壶成满意,辄请人落笔墨。后和诸王交游甚密,深以为耻,于是坚定决心习得一手馆阁体,自此落款每竹刀画之,笔力千钧,人不能仿,时人有黄庭乐毅之比。考虑到太原王氏琅琊王氏都是源远流长的中原士族,这个起点就不可复制而惊艳世人。上层社会借此了解了紫砂壶,并惊艳于紫砂材质秀美,可以自比高洁情志。而宜兴紫砂由于文人墨客的指点,在造型和文化气息、工艺上的提高,也得到了一个突破自身发展瓶颈的机会。如果没有文人墨客的真知灼见和热心参与,紫砂壶也许要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停留在日用器皿阶段。

 第二阶段,文人直接参与紫砂造型设计与陶刻装饰。
         清嘉道年间,陈曼生开创了紫砂与文人墨客相结合的典范,成为文人直接参与紫砂结合的第一人。在这个群体中,杨彭年和陈曼生两人是主角,同时有瞿子冶、邵二泉、江听香等人。
          陈曼生(1768—1822),名鸿寿,字子恭,又号老曼、曼寿、曼公、种榆道人等别称,浙江钱塘(今杭州)人,陈士璠孙,乾隆三十三年生,道光二年卒,在世55年。嘉庆六年(1801)他应科举中拔贡,善古文辞,以古学受知于阮云台尚书,与从第陈云伯同在阮元的幕府中办事,他们都有文才,人称“二陈”。以后,陈曼生曾任溧阳知县、淮安同知、南河海防同知等官职。诗文书画皆以资胜。他是一位著名的书画家、金石家,篆刻继杭郡四名家丁敬、奚冈、黄易、蒋仁之后,被后世尊为西泠八家之一。陈曼生素善书,酷嗜摩崖碑版,所刻铭文篆书楷行都有,行楷有法度,八分书尤其简古超逸,篆刻追踪秦汉,兼工花卉、兰竹。著有《种榆仙馆摹印》、《种榆仙馆印谱》。
          嘉庆二十一年(1816)前后,陈曼生在宜兴的溧阳县做地方官,当时诗文名流麋集。他和钱菽美、汪小迂过往尤密。在此期间,他对紫砂茗壶忽然发生兴趣,又结识了宜兴的制壶名手杨彭年、杨宝年、杨凤年兄妹等,并对杨氏“一门眷属”的制壶技艺给予鼓励和支持。更因为自己的爱好,于是在公余之暇,辨别砂质,创制新样,手绘十八壶式,请杨彭年、邵二泉等制壶,“壶铭多为幕客江听香、高爽泉、郭频迦、查梅史所作,亦有曼生自为之者”。同时,陈曼生及其幕僚在题刻壶铭时,也很注意与壶的形状切合,有独到之处。因此,在紫砂壶史上便产生了“曼生壶”的专有名词。此种制铭名士和制壶名工的合作结晶,固属两美,堪称“珠联璧合”,从此,也有了壶随字贵、字依壶传的美誉。


 第三阶段为高级发展阶段。
          新中国成立以后,特别改革开放以后,紫砂得到了春风雨露的滋润,各个流派都有了更高层次的发展,文化参与紫砂的形式,已从个人的参与发展到高等学府以讲学和设计的形式参与,典型的就有原中央工艺美院。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以到宜兴招收学生培训,或到宜兴办班及带学生、到宜兴实习等多种形式,高层次、大规模的文化介入紫砂。其中,不断有教授参与宜兴紫砂的造型设计,如著名的高庄教授、张守智教授,另外,白雪石、陈茗菊、杨永善、韩美林等都为宜兴紫砂的提高有教育之功。在他们的影响下,宜兴紫砂艺人的文化艺术水准大大提高了,不少紫砂艺人在他们影响之下,逐步走上文人化的道路,促进了宜兴紫砂的自身文化层次的提高。
         本人此次与津门画派著名花鸟画大师霍春阳以及几位书画名家在壶上的合作作品在首都博物馆举办专题展览,既是继承历史传统,也是一种创新探索,其目的也就是在文化紫砂之路上争取走得更远、更美。

导航栏目

联系我们

联系人:陈洪平

手 机:13901530940

邮 箱:1294698119@qq.com

工作室:清可园紫砂

地 址:宜兴丁蜀镇通蜀西路11号